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 A+
所属分类:yobo体育app
摘要

文:魔術麥圖:官方相冊、iG電子競技俱樂部在比賽中的名字前面加上“iG”這個前綴之後,泡芙和南風感受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的壓力,這對不算年輕的下路組合正在經歷

文:魔術麥

圖:官方相冊、iG電子競技俱樂部

在比賽中的名字前面加上“iG”這個前綴以後,泡芙和熏風感受瞭比以往任什麼時候候都要大的壓力,這對不算年輕的下路組合正在經歷混雜著多種復雜情緒的第2個LPL賽季。

聚光燈和掌聲的背後是1次次汗水的積累。第1個LPL賽季並沒有想象中順利,輸掉比賽的緣由有很多,墊底的成績也讓1切解釋都變得很蒼白。不過,即使在最艱巨的日子裡,金子也總是能閃閃發光,泡芙和熏風出色的表現成為那個賽季隊伍裡為數不多的亮點,也自然贏得瞭其他隊伍的青睞。

加入到iG會是1個重要的轉折點嗎?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全新的環境和更完善的配置之下,曾遙不可及的夢想終究有瞭去踐行的機會。固然,常人難以想象的壓力撲面而來,相較於成績,盡快地融入隊伍反而是他們當前更重要的事情。好在他們做的不錯,在春季賽的大多數比賽中,他們常常能取得嚴格的觀眾們很多贊美,或許還不夠完善,但也算是1名合格的iG選手瞭。

如今,常規賽已結束,iG如願地拿到瞭第1名的成績。在觸及到目標之前,行將開始的LPL首次季後賽是泡芙和熏風的第1個考驗。他們能離夢想更進1步嗎,我們暫時沒法得知,但最少現在有瞭1個絕佳的機會。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大傢都特別努力的想贏”

PentaQ:你們現在的作息是怎樣樣的?

Puff:大概下午兩點左右起床打訓練賽,打完很累的話就再睡1會,7點時候的繼續訓練賽,晚上不困瞭就開始打排位直到早2020年1月1日,2019⑵020賽季CBA聯賽常規賽第2103輪(場序228),在江蘇肯帝亞俱樂部蘇州肯帝亞籃球隊(以下簡稱“蘇州肯帝亞隊”)與遼寧沈陽3生俱樂部本鋼籃球隊的比賽中,蘇州肯帝亞隊隨隊觀賽人員汪某某在觀賽進程中不斷對客隊球員進行謾罵並做出侮辱性手勢。在旁邊就坐的蘇州肯帝亞隊主教練貝西諾維奇的夫人主動對其進行勸阻,汪某某轉向謾罵貝西諾維奇夫人,並連續兩次推打對方。正在場邊執教的貝西諾維奇見狀,走至球場端線廣告屏前與其理論,並產生肢體沖突,隨後雙方被安保及俱樂部工作人員勸開,肇事者汪某某被現場安保人員帶離球場,貝西諾維奇被取消當場比賽資歷、自動停賽1場(自動停賽場次為1月3日第2104輪、場序239),比賽因此中斷將近5分鐘。上67點,大概是這樣的。

PentaQ:那1周裡面會有休息的時候嗎?

Southwind:現在基本上沒有,由於賽程都是連著的,太趕瞭。

PentaQ:常規賽接近尾聲,你們對這個春季賽的感覺是怎樣樣的?

Puff:首先是iG這個團隊的氛圍真的很好,大傢都是抱著特別想贏的心態在1起去努力訓練,現在還剩下兩場比賽嘛,就想都贏下來,拿到常規賽的第1名。

Southwind:從剛開始的磨合到現在1起打瞭幾個月,漸漸的團隊默契度更好瞭吧,大傢也都非常努力的想贏。

PentaQ:相較於剛來iG的時候你有哪些變化?

Puff:更適應這個團隊吧,他們更瞭解我1點,我也更瞭解他們吧。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PentaQ:心理方面呢?

Puff:由於我是從1個墊底隊伍直接到瞭世界冠軍隊伍嘛,隊友也都是世界冠軍選手,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壓力是很明顯的。不過相處久瞭以後,發現大傢都很親切,長此以往壓力也就漸漸少瞭。

PentaQ:除此以外,會比之前更加自信1點嗎?

Puff:自信這方面我感覺因人而異吧,我就不是那末自信的人,但是我也有自信。就遊戲來講的話,加入iG沒啥改變吧。

Southwind:其實我1直都挺有自信的,也正是由於這份自信才讓我堅持到這個年紀還在打職業,我是1個很不伏輸的人。像有時候會看到1些不好的留言,說“你年紀那末大瞭,趁早就別打瞭”,我挺不開心的,但是也很不服,我就是要證明給你們看,我就是能打,我就是能站在職業舞臺上好多年。像Marin年紀比我還大的時候還能carry SKT,我覺得我也行。

PentaQ:這個春季賽你們有印象比較深入的比賽嗎?

Puff:輸的兩場比賽吧,大傢賽後都有檢討輸的緣由。

Southwind:輸給ES的那1場,確切印象太深瞭,真的是不應當輸,我們做的準備還是太少瞭。

PentaQ:已在iG跟隊友們相處瞭幾個月瞭,現在對他們的感覺和剛來的時候或來之前有甚麼不1樣?

Puff:TheShy挺害臊的,非常喜歡打遊戲,也很平易近人,沒甚麼包袱,挺好的;Rookie的話,沒來之前我就感覺他是很有禮貌的1個人,相處以後發現的確是很有禮貌,很有職業素養的1個選手;樂言在平時的生活中挺逗的,說話也很弄笑,但他也很努力;Ning是FMVP嘛,還是很強。

Southwind:1開始我覺得TheShy是那種比較高冷的人,但接觸以後發現其實不是那樣,他隻是表面冷冷的,其實很平易近人,雖然他很喜歡玩遊戲,但也會偶爾過來跟我們開開玩笑;Rookie之前我就認識,也是1個非常能聊得來的人;樂言就是1個“憨憨”,小孩子嘛,總是都很快樂;Ning畢竟是東北人嘛,很豪放,性子很直,合適交朋友;寶藍也是也非常好說話,常常會主動跟我們交換,平時生活中也跟我們相處的非常好。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PentaQ:其實大傢都能看到TheShy的打法風• 塞維利亞上1場聯賽對陣奧薩蘇納,球隊打出積極進攻,半場前構成流暢配合兩度破門,下半場陣型回收被對手反攻壓抑而失守,但仍然能掌控反擊機會再度得分,終究以3:2擊敗對手。格很激進,常常會出現“上頭”的情況,那在這類情況下,你們覺得自己會是拉住他的那個人嗎?

Southwind:其實每個職業選手都有自己的判斷,當TheShy做出1些行動的時候,我們其實不是能完全瞭解他的判斷,而且我們能看到他常常確切可以操作成功,所以這個東西不好說。像他後期的1些個人操作,其實都是他判斷過的,我們也挺相信他。

PentaQ:據你們視察,TheShy的中文水平現在如何?

Southwind:現在我們的對話他基本上都聽得懂,但是不知道怎樣表達出來。打比賽的時候也是1樣,會用中文交換,隻不過他覺得中文沒有Rookie好,說的沒有那末多。

PentaQ:現在很多隊伍在打iG的時候都會BAN很多AD英雄去針對TheShy跟Rookie,致使你能玩的英雄變少瞭,關於這1點你怎樣看?

Puff:其實也還好,能玩的其他AD還是挺多的,而且TheShy和Rookie的這類打法也給對面挺大困擾的,由於把BAN位放在AD英雄身上的話,會放出來很多其他利害的英雄。雖然那些AD英雄我也玩,但我也會很多其他英雄,所以影響不大。

PentaQ:之前看你們直播比較吵,TheShy乃至被你們吵下去睡覺瞭,平時都是這麼熱烈嗎?

Puff:對,還有這個房間的隔音不太好,像TheShy他平時睡得比較早,那個時候正好是我們最精神的時候,所以……(笑)。

Southwind:主要是TheShy是1個打遊戲很安靜的人,我打遊戲比較吵,我耐不住,讓我靜下來太難瞭。他人讓我安靜1下,我可能會安靜10分鐘,但是如果有1波刺激到我瞭,我就會直接“啊啊啊”的叫出來,我也沒辦法,實在沒辦法安靜的打遊戲(笑)。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PentaQ:你是你們隊伍最吵得1個嗎?

Southwind:應當是吧,Leyan和Ning好像也有1點,不過他們都還好,主要是我吧,

Puff:熏風其實不是吵,主要是嗓門大,偶爾來1兩句話會把你驚到。

“季後賽,時刻準備著”

PentaQ:由於疫情緣由這次改成線上賽,很多選手都說這個方式這4名外助可以同時註冊,不再有更換次數限制,但每場比賽可報名兩人,采取4節4人次,每節最多1人次;亞洲外助政策同時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前1賽季後5名的球隊允許4節5人次(81隊除外)。進入季後賽的球隊,不再允許更換外助,所有球隊都是4節4人次。有專業人士認為,新政策雖然看上去外助人數增加,但使用上卻進1步受限,實際上是為瞭削弱外助的作用。不過,也有觀點指出,新政策或將激化俱樂部之間的“軍備比賽”,1些無力同時簽下4名外助的球隊可能會被甩開很遠。讓他們更放松,可能也會打的更好1點,你們覺得呢?

Southwind:其實很多職業選手在線下比賽的時候會有1種緊張感,打的很拘束,而線上賽沒有觀眾,所以他們會更放松。但對我而言,我更喜歡線下賽。線下那種緊張感和緊急感可讓我打的更好1點,線上賽對我們倆反而不好。

Puff:我也有一樣的感覺,我也覺得我打線下會更好1點。由於線上太放松瞭,我覺得打比賽還是需要1點緊張的感覺,讓我的思惟和反應更加集中。

PentaQ:iG在LPL是1支很獨特的隊伍,風格跟打法都完全區分於其他隊伍,很多觀眾喜歡這類風格,但也有1些會擔心,那你們怎樣看這個問題?

Puff:我覺得這類風格是建立在上中野非常強的情況下的,隻要個人實力足夠強,才能駕馭具有風險的陣容和打法。他們想的是選擇比較強勢的單人線和打野也不輸的英雄,直接碾壓取得成功,這個其實對個人實力要求很高。

Southwind:這類打法有益有弊吧,有可能會贏得很輕松,但不謹慎的話也可能會輸得比較慘。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PentaQ:那在這類情況下,你覺得你們下路是1個怎樣的定位,承當瞭1個怎樣的作用?

Puff:盡可能不被幹吧,保持線上的55開,等著打團。

PentaQ:對這個賽季自己的表現怎樣看?

Puff:滿分10分大概78分吧,自己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由於我覺得還存在很多的小問題,如果細節做得更好1點的話,會打的更好,固然我也在努力去克服這些問題。

Southwind:其實我對自己的表現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想法,非要說的話隻能說1般般,操作也沒有去年那末好,所以說我就是盡可能不犯失誤,做到自己該做的,多做1些能幫助團隊的東西,做到最好這模樣。

PentaQ:季後賽很快也要開始瞭,你們覺得自己目前有到達最好狀態嗎?

Southwind:我們離最好狀態還是有點距離的吧。

Puff:現在的狀態隻能算是及格吧,我覺得我最好的狀態和現在還是很不1樣的。

PentaQ:你最好的狀態是怎樣的?

Puff:自己能感覺得出來,現在打排位和打訓練賽肯定都不是最好的狀態。狀態好的話會很冷靜,賽場的表現大傢也看的出來,但是現在會有1點盤神攻略:3 13 法蘭克福 對 科隆 法蘭克福 讓球 主勝 1.89倍小急,不夠冷靜。

PentaQ:依照這個賽季的表現,你們覺得iG的下路組合在LPL中是1個怎樣的水平?

Southwind:由於之前在VG常常是圍繞著下路給我們選強勢組合的,而現在選的要比之前少瞭。我不太好評價我們目前的水平,你說我們強吧,我們會常常在塔下茍;你說我們弱吧,但其實也沒怎樣,由於不同的隊伍下路的定位不太1樣,所以沒辦法比較。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PentaQ:1般比賽結束後,你們會看社交平臺上關於你們的評論嗎?

Puff:偶爾會看看吧,贏瞭看,輸瞭不看。

Southwind:對,贏瞭開心嘛,肯定要看1下,但是輸瞭怕看瞭以後影響自己心態,就算瞭。

PentaQ:但是就算是贏瞭,偶爾也會有1些挑刺的粉絲說1些不太好的話,看到那樣的評論你們是甚麼感覺?

Puff:隻要不是地域黑,說的有道理的我都會接受,覺得他是1個看得懂比賽的觀眾,無腦黑我就直接疏忽瞭。

Southwind:其實在跟1個人溝通的時候,如果他是有理有據的說,你是不會謝絕的,但是無理取鬧的話,不論是誰都會煩,即便再有修養也會這樣。

PentaQ:那之前在微博上有無看到印象比較深入的話?

Southwind:其實每一個粉絲給的鼓勵和加油都會讓我記在心裡。

Puff:反正我看到最多的就是“維魯斯”,評論大多也都是關於維魯斯的。

PentaQ:過幾天就是季後賽瞭,你們覺得目前的狀態有準備好嗎?

Southwind:準備好 關於國傢隊思想政治工作不夠到位等問題:瞭,以最近的狀態來講。

Puff:準備好瞭,時刻準備著。

PentaQ:有明確的目標嗎?

Southwind:冠軍,肯定是1直往前打的。

Puff:1樣,也是朝著冠軍往前進。

PentaQ:那你們覺得想拿到冠軍,最大的對手應當是誰?

Southwind:FPX吧,由於跟他們打的時候,感覺他們的節奏好緊湊,根本沒有過剩的動作和浪費時間,他們應當是最大的對手。

Puff:也差不多是FPX吧,但我們感覺隻要我們5個打的好得話,誰都可以贏。

PentaQ:今年1整年有甚麼期待和目標嗎?

Puff:暫時沒有吧,想先打完春季賽再看看。

专访iG下路Puff&S利物浦红人:被曼联杀星打爆最痛苦 需要心理疏导outhwind:为冠军,时刻准备着季后赛

PentaQ:對自己個人的期望呢?

Puff:打的更好1點吧,由於對職業選手來講,除打的更好1點,進步更大1點以外,我想不到其他的點瞭,非要說的話就是賺更多的錢吧(笑)。

Southwind:其實我最大的目標還是拿個世界冠軍,畢竟在這個隊伍還是有希望的,但是目前來講,我的壓力突然變得特別的大。由於首先iG這個隊伍就讓我感覺壓力很大,再加上我後面還有兩個哥們看著我呢(笑),所以說目前就想著春季賽好好打,爭取夏季賽或未來的時間裡還是首發。由於我和Puff是搭檔比較久瞭,現在也沒出現過甚麼問題就是我先上,可能甚麼時候出現失誤瞭就沒瞭(笑)。

PentaQ:之前好像看到Puff有在跟寶藍雙排,戰績怎樣樣?

Puff:是的,前面輸的挺多的,後面完善收官,還可以吧。

Southwind:他總是背著我去“偷人”。

Puff:他知道的。

Southwind:哈哈哈哈哈哈哈。

PentaQ:最後還有甚麼想跟大傢分享的嗎?

Puff:請大傢繼續支持iG,多看我的比賽,我會打的更好的,謝謝你們相信我。

Southwind:謝謝1直支持我的人吧,我的機器人不蒸飯,隻蒸汽(爭氣)。